關注我們:
  • wb
    http://weibo.com/u/6008678367/home?wvr=5
  • qq
    鏈接
  • wx
    100-100

這里寫上圖片的說明文字(前臺顯示)

網上投稿
律協動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律協動態

全國人大代表尚倫生:建議統一尺度,準確執行上訴不加刑原則

建議統一尺度、準確執行上訴不加刑原則

日前從全國人大代表、甘肅省律師協會會長尚倫生處獲悉,他將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提交《關于統一司法尺度,準確執行上訴不加刑原則的建議》。

尚倫生表示,“上訴不加刑”是刑事訴訟法的一項基本原則。由于學界或司法實踐中均存在對于上訴不加刑原則的認識分歧,導致司法實踐中如何準確理解和執行上訴不加刑原則,存在較大差異。尤其是今年初余金平交通肇事案件引發了媒體的廣泛關注和法律人的深度思考。鑒于涉及上訴不加刑原則的案件數量很大,確有必要統一司法尺度,達到準確執行刑事訴訟法的目標。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237條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審判被告人或者他的代理人、辯護人、近親屬上訴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罰”。這是上訴不加刑原則在我國法律上的明確規定。

尚倫生表示,這一規定是基本原則,屬于常態,必須適用的原則。當然也有例外,即第二審人民法院發回重審的案件,有新的事實、檢察機關補充起訴的,或者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自訴人提出上訴的除外。

他認為,在執行上訴不加刑原則方面,司法實踐中存在的問題大致有三類:一是二審法院認為一審判決量刑偏輕或畸輕奇輕的,通過發回重審的辦法加重被告人的刑罰;二是二是法院通過改變管轄的辦法,即認為案件屬于應當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的案件,不屬于一審法院管轄的案件,通過提高管轄級別的辦法實際上加重了對于被告人的刑罰。三是只要檢察機關提出抗訴或自訴人提出上訴,選擇加重被告人的刑罰。

尚倫生認為,上述三種情形中,第二種做法是對的。因為管轄錯誤的案件,從本質上說一審的判決是沒有法律效力的。二審法院通過改變管轄的措施,對被告人作出的判決才是真正法律意義上的“一審判決”,不存在加重被告人刑罰之說。第一種情形較多,大家都這樣做,也就習以為常了,很多人并不認為這種做法有什么錯誤或者不當。而第三種情形認識分歧較大。余金平案件二審法院的判決就是這種觀點的代表。

上訴不加刑原則是世界各國的立法通例。法律設立上訴制度目的是為了通過上級法院的再次審理,糾正原判在定罪量刑上可能存在的錯誤,保障上訴人得到法律上的救濟,且不會因為上訴得到更重的處罰,進而放心地提出上訴。

尚倫生表示,由于學界和實務界對于上訴不加刑原則的認識存在的不同觀點,雖然相關司法解釋中多處涉及上訴不加刑原則的內容,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沒有制定專門的司法解釋,導致司法實踐中執行上訴不加刑原則不是處于同一個規范層面。特別是在理解執行刑事訴訟法規定的“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分歧較大。

有人認為,只要檢察機關提出抗訴,無論檢察機關抗訴的出發點是有利于被告人的還是不利于被告人的,二審法院均不受上訴不加刑原則的限制。尚倫生則認為,這種認識不符合上訴不加刑原則的實質。

他認為,刑事訴訟法規定的這個例外情形指的是抗訴方向為不利于被告人的情形時,只要抗訴有理,二審法院可以根據事實、證據、法律,加重被告人的刑罰。但實踐中較少的檢察機關抗訴是有利于被告人的情況時,人民法院能否簡單或機械地作為加重被告人刑罰的“例外”呢?不能。因為當檢察機關作為公權力機關都認為一審判決對于被告人不利時,抗訴的本質既是維護法律適用的準確性,也是維護被告人合法權益的考慮。這樣的抗訴與刑事訴訟法第237條規定的“抗訴”具有不同的涵義。

為此,尚倫生建議,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制定關于執行上訴不加刑原則的司法解釋或通過發布指導性案例的方式,統一司法尺度,準確執行上訴不加刑原則。

上篇:

下篇: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澎湃新聞) 閱讀()
相關內容
    110-130110-130110-130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專題專欄資料,均為甘肅律師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 © 2004- www.785345.tw All Rights Reserved. 設計制作:宏點網絡

    甘肅律師網業務信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931-2605602 傳真:0931-2605602 隴ICP備06002465號

    什么是股票融资余额